媒体大全:宏观政策变局与掣肘:政策会大变吗?

来源:中华经济网  作者:小编  2019-06-02 03:18
A+ A-

  刚刚,国家统计局发布了4月份经济成绩单,这是没有受到这轮贸易战升级影响的成绩单。

  今年3月份,整个经济预期全面回升,不断出现超预期的数据,从3月份PMI开始,到社融到后来的全面的数据,似乎超预期也是预期之中的了。

  这种乐观情绪引起了一些喜欢噱头的经济学家说,中国宽松政策结束了。当然,市场也确实出现了变化,那就债市明显转弱。资本市场则在过去的“宽松牛”向“业绩牛”转变中表现得犹豫不定。

  可是,许多人忘记了3月份的成绩是如何来之不易,那是一季度就发了1.4万亿专项债,那是一季度就将中央预算内资金下发80%,以及一月份就降准,还有贸易战缓和、美联储转向等综合施策和外部环境改善的结果。

  在这样猛烈的稳增长情况下,4月份的数据是这样的情况,仍有些意外。这说明,经济下行压力是真切的,即使没有贸易战的影响也是如此。必须承认即使没有贸易战升级,增速也会下行,这不是唱衰经济前景,而是客观面对经济规律,否则盲目抬升预期,最后也会付出代价。

  现在,贸易战已经升级,宏观环境重大改变,这更需要结合当前数据,前瞻下一步宏观政策的变化和走向。

  消费是深水炸弹

  记得去年底,市场对中国经济的忧虑加剧,因为各方面数据都显示不仅仅是经济下行的问题,而是可能要下台阶的问题,因为三驾马车的走势都不乐观。

  但是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消费,消费是深水炸弹,是个慢变量,一旦回落,很难像投资一样,下点猛药就会反弹。

  去年的消费增速可以说出现了两步下台阶的过程,第一步在5月份,从9.4下落到5月份的8.5%,当时对于下行原因,众说纷纭,统计局似乎不愿意承认是趋势性回落,而是解读成端午节的因素。去年6月份,国家统计局的新闻发布会在回答提问时这样说:

  为什么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比4月份回落较多?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假日的移动效应。去年3天端午节的假期是在5月份,今年的端午假期是在6月份,我们经过测算,三天的假日消费就拉动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回落1个百分点以上,这是假日的错月效应带来的影响。

  第二个原因是延期消费的效应。最近国务院公布了7月1日开始起对汽车还有部分日用品降低关税,很多消费者会减少当期消费。这些影响加在一起造成了5月当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有所回落,但是连续起来看还是比较平稳、比较快的。这些因素都是短期因素,下一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有条件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

  果真,消费在6月份出现了反弹,达到了9%,虽然比四月份的9.4%以及这几年的10%左右的水准要低,但终归是反弹了,而且到了年中一度也反弹到了9.2%。可是这是短期的反弹,因为下半年见了真功夫,到了11月份竟然再度下台阶到了8.1%。

2018年初以来的消费增速

 

2018年初以来的消费增速

  这样的形势真的让人很捉急了,对于消费回落的事实基本没有争议。于是关键在于寻找原因:为什么消费下行这么快?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消费与居民可支配收入直接相关,这几年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有时低于GDP增速,出现了分配中的失调。更严重的问题,居民的留个钱包都用于买房了,钱都用于买房还贷了,哪有钱消费?

  这样的担忧在今年的中国经济五十人论坛年会上被许多经济学家提到。所以,在去年下半年,政府也提前启动了个税减税政策,这是给居民让利、休养生息的政策。

  但是从这个月消费增速只有7.2%,比上个月环比回落1.5个百分点。单月如此巨大的回落,显然说明个税减税没有真正地拉动消费。去年,有许多人期待,个税减税会让消费企稳,现在看来有点难。

  另外一个对消费回落的解释是,因为金融监管整顿了各类居民加杠杆的渠道,如消费贷、现金贷,这些新兴的金融模式都已经渗透到了四五线城市,整顿之后大幅减少,所以影响了消费。这可能是一个原因,但是解释不了从去年5月到现在的三次下台阶。

  消费中一个最大的消费类别是汽车消费,但是去年汽车的销量出现了像基建增速一样断崖式地下行,从10%以上一路崩到-10%以下。去年末今年初,发改委也陆续出了一些不痛不痒的扶持政策,但力度并不大,4月份的汽车消费继续是-14.6%的增速,前4月则是-12.1%的增速,继续下台阶。

  消费增速在未来几个月可能短期会有所反弹,但是大趋势的下行已经不可避免,会稳定在哪个水平,目前还难以判断。这需要在分配政策上下真功夫,确保居民可支配收入保持一定的增速。

  对于消费增速下台阶,国家统计局局长在去年年底的公开讲话中反复强调,我们的服务消费计算不足。那么是不是该要调整指标了?

  基建难定盘

  基建向来是稳增长的顶梁柱,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立竿见影的稳增长工具,只要钱放下去,项目批下去,基建投资和经济增长就能快速起来。经济下行,基建就是急先锋,这是从1998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以来形成的惯例。

  上文所述的年初的财政政策,无论是地方专项债,还是中央预算内投资资金,如此猛烈地打下去,按道理,基建应该会很有起色。按照去年底一些投行的测算,他们认为如此猛烈的基建稳增长,一定能让基建增速实现大反弹。

  但是从4月份的数据来看,反弹乏力,前4月的增速和前3月增速持平,只有4.4%。当然,这与去年此时的高基数有一定关系。

  为什么要特别关注基建?因为在去年的宏观数据中,除消费的下台阶外,基建增速断崖式下跌一直是个焦点问题。去年初,基建增速还有16%以上的增速,到了年末,基建增速只有不到4%的累计增速,单月增速则更低。

2018年初以来的基建增速

 

2018年初以来的基建增速

  原因是钱的问题。对于隐性债务要不要严控,财政部从未松口,一直保持高压,同时国企也要求强力去杠杆。前几年冒泡的一些混乱的PPP模式也得到整顿。虽然发改委一直非常捉急,对地方债务整顿的表态相对温和,但地方隐性债务整治是大方向。

  到了年中,基建投资下行已经成为非常急迫的问题,这引起了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表态,要求保在建工程的资金,避免形成半拉子工程。这次会议也是去年宏观政策转变的关键一次会议,在随后几天的年中的政治局会议上,则提出了六稳方针,宏观政策出现了根本性转变。

  二要有效保障在建项目资金需求。督促地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要避免资金断供、工程烂尾。(去年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

  但是,基建企稳直到3个月后的10月份,当月基建投资增速终于结束了去年以来连续下滑的趋势,增速从前9月的3.3%温和反弹到了3.7%,后来基建力度不断加大,至这个月反弹到了4.4%。

[ 责任编辑: 小编 ]

相关新闻

关注中华经济网
评论
联系邮箱

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