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造良好营商环境 促进民营企业发展

来源:中华经济网  作者:小编  2019-04-08 15:23
A+ A-

     营造良好营商环境 促进民营企业发展
 
  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上,如何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促进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仍然是全国政协委员最关注的问题之一,也是记者问的最多的话题之一。总工会界别的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总商会副会长、贵州贵达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山提交的《当前民营企业法治环境存在的问题及建议》和民建界别的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天津副主委、天津庆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孙太利提交的《关于修改民间借贷高利率司法解释的建议》,针对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难、融资难等问题,提出了依靠法治不断促进民营企业健康发展的若干建议
 
  朱山:民营企业法治环境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朱山委员在发言时提到,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贵州省工商业联合会、贵州省司法厅、贵州省律师协会积极行动,组织召开了律师服务民营企业发展座谈会,制定了《律师为省内重点民营企业开展法治体检工作方案》,组建了专业律师服务团队为贵州省内重点民营企业进行全方位的“法治体检”,帮助解决民营企业发展中存在的法律问题,进一步改善民营企业所处的法治环境。朱山委员对在“法治体检”中发现的一些典型问题做了八点梳理:
 
  一是政府及其平台公司与企业三角债的问题。
 
  二是政府在土地征收过程中存在税收优惠等相关政策落实不到位,政府换届等原因导致项目落地和推进困难,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投资环境。
 
  三是部分地方政府不当行使侦查权等公权力,对企业及企业家造成严重影响。
 
  四是部分司法机关对企业采取强制执行、保全等措施过程中因案施策方针贯彻不到位,对企业的正常经营造成不必要的不良影响。
 
  五是普遍存在企业未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未对全部员工缴纳社保的情况,用工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
 
  六是融资难、融资成本高。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放贷门槛高,导致此类企业无法从正规金融机构融资、筹资,迫使企业转向民间筹集资金,带来潜在的巨大法律风险。
 
  七是历史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严重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如企业存在的违法建筑处罚问题等遗留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直接导致资金回收困难,间接引发诉讼和执行风险以及社会稳定隐患,威胁企业生存。
 
  八是部分地方政策可操作性差,难以落实或落实不到位,结果不理想。
 
  为全力支持民营企业做大做强做优,推动民营经济健康发展,中央及各地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具体政策措施,但如何落实、落地、落细是个长期存在的问题,为此朱山委员提出九点建议:
 
  第一,为解决三角债问题,各省、各市(州)政府应督促区、县政府出台相应政策、具体措施,同时督促地方政府筹措资金解决多角债务问题,盘活企业资金,防止一些政府部门、大企业利用优势地位拖欠民营企业款项的行为出现。
 
  第二,政府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应组织相关职能部门对项目涉及的用地指标、工程规划、资金落实等问题进行初步论证,及早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让企业真正了解投资项目存在的问题、企业投资风险所在。
 
  第三,司法行政部门积极推行政府外聘法律顾问工作。司法行政部门充分发挥职能作用,要求政府在签订投资协议时,应当充分听取外聘律师意见,做好对投资企业的尽职调查,防止企业因资金不足、信誉不好等原因导致项目难以推进。
 
  第四,积极主动改善反担保难问题。出台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改善司法实践中反担保难的现状,对于查封公司账户的情形,根据被查封企业的经营情况、信誉及提供反担保等情况综合考量,予以解除查封或降低查封金额,保障企业正常经营。
 
  第五,制定规范统一的减税免税政策,规范投资合同中的减免税约定,出台示范性条款。
 
  第六,司法行政部门搭建平台让律师协会充分发挥纽带作用,加强行业协会、商会服务企业间的联系。律师协会要通过提供法律服务等方式,加强与行业协会、商会之间的联系,发现并总结行业中存在的纠纷类型及纠纷解决办法,促进企业通过行业协会、商会的法治调解快速解决企业间的纠纷,让企业集中精力搞发展。
 
  第七,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建议改革和完善金融机构监管考核和内部激励机制,把银行业绩考核同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挂钩,解决不敢贷、不愿贷的问题。同时拓宽民营企业融资途径,发挥民营银行、小额贷款公司、风险投资、股权和债券等融资渠道作用。
 
  第八,充分发挥政府法律顾问和企业法律顾问对执法工作的监督作用,切实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
 
  第九,司法行政部门要充分发挥法制审查作用,顺应当前经济和社会发展趋势,及时对相关政策法规进行废、改、立、释,保护民营企业,为民营企业家提供良好的法治保障。
 
  孙太利:建议修改民间借贷高利率司法解释,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孙太利委员指出,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既有企业内部原因,也有外部营商环境问题,其中有的问题涉及到有关民间借贷的司法规定和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明确了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可以不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2015年民间借贷最新司法解释,指出“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24%~36%的高利率借贷的司法解释,对金融利率市场化起到了一定的积极推动作用,使企业融资能够多元化。但是,24%~36%的高利率的司法解释,由于利率过高的宽泛和政府、金融、司法等有关部门金融监管不到位,产生了一些高利率的负作用,具体表现在以下四方面问题:
 
  一是过桥贷压垮了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从银行贷款,期限一般在一年以内,使企业不得不进行期限错配,短贷长投。一年期后,企业需要重新申请,审批周期需一至几个月时间,有的甚至抽贷。迫使企业不得不向影子银行进行过桥贷,背上利息高达24%~36%沉重包袱。企业一旦过不了桥,就会陷入负能量价值链的闭环,全盘皆输。
 
  二是有的影子银行坑害了民营企业。据有关部门调研,银行业贷款余额中,民营企业贷款不足25%,民营企业大部分贷款只能从影子银行解决。有的影子银行,甚至有的国企拿着从银行贷到的低利率资金,利用24%~36%高利率的司法解释,进行转贷“倒倒”,可以获得四至六倍的利润空间。大量资金在银行和影子银行之间循环空转,反向推动金融脱实向虚,危害了实体经济发展。
 
  三是高利率直接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2018年全国工商联对1300多家民营企业调查显示,微利加上亏损企业合计达85%以上,实践说明大部分民营企业承受不了24%~36%的高利率,高利率不符合民营经济发展规律。
 
  四是高利率助推了非法集资的发展空间。由于24%~36%利率的司法解释,使得非法集资有了向民营企业放贷的空间。非法集资已成为吞噬资金的黑洞,严重扰乱了社会金融秩序。
 
  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阻碍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障碍,为了推动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应加快健全、完善我国有关法律法规,为此孙太利委员建议:
 
  第一,最高人民法院尽快修改《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有关规定,建议改为“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二倍左右”。同时修改相应的司法解释,“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15%左右,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以此限制民间借贷的高利率。
 
  第二,建议司法部门对不适于我国新时代民营经济发展的有关法律法规,进行梳理,加以修改、完善,以强化金融法制建设,有效提升防控金融风险能力。
 
  第三,加大政府对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民营企业发展基金、纾困基金等使用的监管力度。一是检查政策性基金落实情况,必须覆盖本地区的民营企业。二是强化政策性基金专项用于支持金融机构增加对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三是通过政策性基金的撬动作用,提升企业直接融资比例,减少对间接融资的依赖,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
 
  第四,政府应从防范金融风险的高度,加强对金融行业的监控。通过大数据系统完善金融监管平台,使政府、司法、银行等部门实施数据共享共用,严厉打击非法集资和高利贷,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 责任编辑: 小编 ]

关注中华经济网
评论
联系邮箱

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