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媒生物防治专家汪诚信:与老鼠“结缘”64年

来源:中华经济网  作者:小编  2019-08-12 20:59
A+ A-

经营反复摸索学习,汪诚信在传染病媒介与宿主的生态学与防治方法、策略的研究领域很快脱颖而出,对鼠疫、流行性出血热、钩端螺旋体病的宿主及居民区鼠类防制有较高造诣,使鼠类防治成为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他倡导并组建的全国家鼠鼠情监测网,从1985年至今,在我国家鼠防治中起到了积极作用。20世纪80年代,汪诚信致力于创建灭鼠先进城市和单位活动,担任全国20多个城市、机场、港口的技术顾问,并大力推进与农林交通等部门的协作,热心提供技术咨询和人员培训。

搞鼠害是小学科,人才特别缺乏,汪诚信对年轻人悉心栽培也不遗余力。他与中华预防医学会媒介生物学及控制分会主任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刘起勇有30年的师生情谊。刘起勇表示:“汪老对年轻人特别信任,放手给机会。他平时没有高大上的话语,都是实实在在的支持。”

刘起勇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工作不久,赶上刚落成的中日友好医院闹鼠害。“你放心干, 有问题我给你顶着。”汪诚信举荐他的时候表示。最终,刘起勇不负众望,漂亮地完成了工作,得到了卫生部领导的表扬。“从那以后,我对这个专业更加热爱,觉得有价值、有成就感,人也变得更自信、更大胆了。”刘起勇回忆说。还有一次,写了一篇关捕鼠器械效果评价的文章后,他请汪诚信指导。让他没想到的是,汪诚信在春节期间逐字逐句详细修改了论文。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后,刘起勇备受鼓舞,萌生了读研究生的念头,后来成功考取汪诚信的在职研究生。“老师特别注重细节,以身示教。他常常说搞公共卫生离开现场是不行的,不能只靠书本。“刘起勇表示,自己受老师影响最大的就是一定要下现场。自己的研究生选题,内蒙包头研究现场的选择是汪诚信亲自联系的。

病媒生物防控需要完善的网络,基层网底不牢,公卫工作很难落实。没有完善的监测网络,信息数据不及时反馈,也难以精准决策。在刘起勇眼中,汪诚信很有战略眼光,非常注重人才和体系能力建设,先后主持举办多期鼠类防治训练班,毫无保留的分享从业经验,为我国鼠类防治基层一线输送了大量应用型人才。

为和老鼠“斗到底”,为灭鼠学科发展提供助力,汪诚信有三个心愿:办学会、办杂志、出专著。

无鼠害港鉴定专家学术会

建国后,有害生物治理工作才刚刚起步,汪诚信偶有参加学会活动,都是蹭会,如流行病学会、动物学会、植物保护学会等。在汪诚信及相关专家的积极争取下,1989年2月,中华预防医学会媒介生物学及控制分会成立,是中华预防医学会首批成立的5个分会之一。汪诚信连任一、二、三届分会主任委员;1992年,中国鼠害与卫生虫害防制协会成立,汪诚信担任副会长。一个专业从无到有并逐渐发展壮大,汪诚信为学科和学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专业杂志创办背后,同样离不开汪诚信的不懈努力。1984年,在出差的火车中,他正好与河北省主管文教卫生的副省长高占祥坐对面。交谈中,汪诚信谈到刊号紧张,想创办一份灭鼠相关专业期刊十分困难。“灭老鼠很要紧。”高副省长听后当即表态,可以到河北省申报杂志刊号。1985年,《中国鼠类防制杂志》(后扩充为《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创刊,从此,灭鼠工作者们有了自己学术交流、发表文章的专属园地。

而书,汪诚信写了不止一本。1981年,《灭鼠概论》成为我国第一本正式出版的灭鼠专著,此后多次重印,被业界奉为圭臬。早在1959年,汪诚信接受任务为全国流行病医师进修班讲课,利用业余时间自编《灭鼠讲义》,边讲边修改。全书涉及鼠害防治的各方面,缜密的现场实验、丰富的资料数据、深入细致的研究背后是他多年全身心的巨大投入与付出。

1983年,为满足灭鼠知识科普需要,汪诚信还编写了《老鼠与鼠害防治》。77页的小册子,兼具科学性和可读性,全书分为几十个相对独立的小题编写,每个小题都可利用黑板报登出,深受基层读者喜爱,被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树则在《北京晚报》上专文介绍。《药物灭鼠》《灭鼠技术与策略》《家庭防虫灭鼠》《家庭卫生害虫趣谈》《有害生物治理》……从学术著作,到科普读物,100万余字的专著及论著都是王诚信数十年“斗鼠“心得的精华。

敢于直言 勇于担当

1994年、1995年,“邱氏鼠药案”连续两年被国家评为十大科技新闻之一。全国上百家媒体以及《科学》等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相继报道此事。作为重要当事人,汪诚信又一次“出名”了。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各种传媒大力宣传的“邱氏鼠药”是河北无极县邱满囤发明的,宣称可以“想灭公鼠灭公鼠,想灭母鼠灭母鼠”。老鼠吃药后十几分钟后就死了,效果奇佳,因而备受追捧。

事实上,该鼠药使用两种强毒鼠药 氟乙酰胺和毒鼠强,这两种鼠药不仅便宜且起效快,符合群众希望老鼠吃药后“三步倒”的要求,但从科学灭鼠的角度考量并不可取,而且还给人、畜和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危害。汪诚信向中央领导建言,召开全国灭鼠技术研讨会。会议讨论分析提出,邱氏鼠药中的引诱剂有待改进,所含剧毒的氟乙酰胺不得使用,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尽快制定鼠药管理条例。

但会后,当时媒体对于邱氏鼠药的宣传势头并未减弱。1992年,汪诚信和4名科学家联名发表了“呼吁新闻媒介要科学宣传灭鼠”的文章。文章发布后,邱氏鼠药生产者以“名誉侵权诉状”将专家们告上了法庭,汪诚信被列为第一被告。

不料,一审汪诚信等人败诉。为维护科学权威,汪诚信等人承担巨大压力,积极奔走呼吁。其间,近400位全国政协委员分别多次提案,学界众多专家也坦承直言,支持5位科学家。这场科学与伪科学的较量持续了2年半之久,最终,汪诚信等人二审胜诉。1995年,国务院通知对全国的邱氏鼠药予以没收和销毁,查封邱氏鼠药厂。2004年,全国禁用毒鼠强。

时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高镇宁1995年在为邱氏鼠药案文集撰写的前言中曾写道:“汪诚信等五位专家从事鼠害科研和防治工作数十年,为我国的灭鼠工作贡献了他们的青春、智慧和才华。在这次历时两年半的审理过程中,通过各种新闻媒介的广泛介绍和传播,在我国城乡各地广大人民群众中起到维护科学尊严和普及灭鼠科学技术知识的积极作用,这是大家始料未及的,其意义远远超出了打一场官司的输赢本身,这是汪诚信等五位专家对我国灭鼠工作的又一新的重要贡献。”

“邱氏鼠药案”总结会于1995年3月29日在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召开

[ 责任编辑: 小编 ]

关注中华经济网
评论
联系邮箱

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