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二号图片:圆桌讨论:中国经济科学发展战略规划

来源:中华经济网  作者:小编  2019-06-12 02:41
A+ A-

  新浪财经讯 6月7日消息,东北财经大学、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主办的东北财经大学“第五届星海论坛暨中国留美经济学会2019会长论坛”今日在大连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经济政策与金融稳定的新挑战,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院长,高等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齐鹰飞;美国堪萨斯大学经济系Charles Oswald讲席教授蔡宗武;美国佐治亚大学公共健康学院副教授、宁波诺丁汉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经济系李达三健康经济首席教授陈茁;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方颖;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经济系教授侯维忠;美国密苏里大学经济系教授、系主任倪晓光;美国得州A&M大学经济系Alfred F.Chalk讲席教授,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院长田国强;美国普渡大学农业经济系教授王红;东北财经大学副校长、教授王维国;美国堪萨斯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张建波;美国克拉克大学经济系教授张俊富,出席论坛圆桌讨论环节。

嫦娥二号图片:圆桌讨论:中国经济科学发展战略规划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

  齐鹰飞:

  今天论坛最后一个环节圆桌论坛环节现在开始。首先请各位参加圆桌研讨的嘉宾入座,他们分别是蔡宗武教授、陈茁教授、方颖教授、侯维忠教授、倪晓光教授、田国强教授、王红教授、王维国教授、张建波教授、张俊富教授、徐滇庆教授。

  今天圆桌研讨的主题里面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中国经济,一个是中国经济科学。两个关键词很显然存在非常紧密的联系,所以我们也肯定很期望今天来参加我们圆桌研讨的12位大教授们能给我们一些真知灼见。每位参加研讨教授发言时间5分钟,我们会在4分半的时候有一个提醒,所以请大家严格把控时间,首先有请蔡宗武教授。

  蔡宗武:

  很抱歉,因为我不是经济学家,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可讲。但是,刚才齐院长提到今天主题很长,最后的主题是我加上去,我受中国自然科学基金委管理学部的委托,管理学部现在在制定经济科学,就是作为一个科学今后发展的战略规划。所以,从宏观经济、微观经济、计量经济、金融等等各个学科,就是经济学科如何发展规划。管理学部制定重大科技课题,这是从学术的角度,所以我希望各个专家们能够畅谈,我只占用1分钟的时间。

  齐鹰飞:

  感谢蔡教授,下面有请陈茁教授发表观点。

  陈卓:

  谢谢齐院长。齐院长提到我们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经济,还有一个是经济学。从经济角度来说,我们国家前段时间有一个健康2030年战略发展纲要,里面提到到2020年的时候,大健康产业要达到8万亿水平,到2030年的时候要把它翻一番,变成16万亿。所以,健康经济在健康所产生的经济产值在国民经济生产总值所占比例越来越高,在美国大概占到17%-18%。也有人会说医疗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太高是不是太好,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大家对健康的重视程度也是越来越高对健康的花费也越来越高。斯坦福有两位经济学教授做了测算,他们认为随着经济发展,在健康上面的投资会越来越多,花费也会越来越多。等到2050年的时候,甚至有可能是30%的国民生产总值都会是在花在跟健康有关的方面。所以,健康产业所占比例会越来越大,相关的健康经济学也有可能会是一个更有用武之地。我说这个有一点私心,因为本身我是做健康经济学的。

  在我们国家现在有做卫生经济的,有一些卫生经济学家,但是据我了解,包括宁波诺丁汉在招卫生经济学家的时候,其实也是有很多困难,就是招不到,包括我自己,本来我自己是要求我百分之百的到宁波诺丁汉,后来我只给了20%的时间,所以在需求和供给之间还是有一个缺口,就是健康经济学或者卫生经济学。所以我想大家或许以后可以多关注一下卫生经济学,也欢迎关注宁波诺丁汉,这就是我所讲的。

  齐鹰飞:

  感谢陈茁教授,他讲到健康经济学灿烂的前途,如果同学感兴趣将来可以考虑这样一个研究方向。接下来分享的是方颖教授。

  方颖:

  谢谢齐院长,我也尽量讲的少一些,因为我也经常来东财,在座几位嘉宾来的不如我频繁,应该多留一点时间给他们。我也是顺着蔡老师他引起的这个课题,我稍微介绍一下这个背景。

  因为现在自然科学基金委管理科学部正好在做十四五规划,按照他们的设想,以后总体倾向是要加强所谓顶层设计,包括一些比较重大的项目,包括人才项目,都要加强顶层设计处理,以后这些立项题目都要从规划中来,常规的一些项目自由申请自由选题。做规划当然学术发展需不需要规划是另外一回事情,这可以讨论,但是他们所讲的规划,因为你拿人家的钱,人家要做一点规划,从这个角度来讲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当然是否完全合理还是可以做讨论。

  所谓做规划无非就是看未来五年,甚至未来十年,甚至未来十五年,到底哪些题目最值得去研究,不管从理论前沿上来讲,理论发展上来讲,还是对中国现实经济需要来讲。我觉得做规划去判断哪些题目是最重要的,一方面是体现学术判断力,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学术评价的体系,到底你认为哪些是最重要的。管理科学部为了做这个规划立了五个课题组,我参加了两个课题组,我也参加了之前搞的一些会议,会议上我听起来不是特别过瘾,因为大部分是管理科学家,经济学家比较少,因为在管理科学部里。我希望我后面的这些经济学家,因为他们更多是有海外的背景,我也非常希望能够借这个机会了解一下您怎么判断我们未来哪些经济学的题目是真正值得研究的,这对我来讲也是很好的学习过程。

  齐鹰飞:

  谢谢方颖教授。

  侯维忠:

  我坐在方老师后面很可怕,好像把一个大题目丢到我身上来似的,但是我跟前面几位讲的也是呼应一下,我个人是做劳动经济学出身的,几年来我很关心人口老化问题,我写了几篇文章,我们估算中国到2050年80岁以上的人口将达到1.13亿,这是什么概念?1/3个美国,我们在健康经济学上知道,一个人的医疗费用主要是在最后几年。所以,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负担。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国家对于新常态不能接受的原因,因为我们如果经济不加速一点,我们可能承受不起老龄的压力。至于刚才方老师我们研究应该朝什么方向,哪些是比较重要的,我不敢讲这些,我对这个认识不够。但是我想提到的是,中国我们今天已经讲过几次体量太大,所以很多别的国家能够做的用的方法,中国未必能用。我们上午也讨论到比如说德国,比如说北欧他们人口老化,他们放宽移民,是解决了他们的问题,造成了一些其他社会上的问题,这个我们不谈。

[ 责任编辑: 小编 ]

相关新闻

关注中华经济网
评论
联系邮箱

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