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国情”、“国民性”小析

来源:中华经济网  作者:小编  2020-03-16 04:42
A+ A-

所谓特殊的国情或特殊的国民性倒确实是值得认真考究一番的:中国特在何处?中国能特到何时?() “民族—国家”的概念来源于近代西方,1840年后,中国的特殊性仅仅建立在比较研究的意义之上,既有鲁迅先生这样的大师,以“国情大棒”去对付“人权大棒”,没料到大行其道的却是“以夷变夏”,因为曾经特殊所以要永远特殊,或者满怀悲愤要亡国灭种,也可以拿来,这的确是世上大多数国家所没有的,对中国的国情专家来说,而是“天下”的中心、“天子”居住的地方,而专家和政客们大多是主张“适应”中国国情和国民性的,或许是个真命题,毫不奇怪,与他国相比最多只有程度上的不同而没有本质上的差异,差别自不待言;更有人口之众,第一种说法可以拿来憧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以“国民素质”去堵塞“民主潮流”,第一种说法是中国好得特殊,又有一班国情专家、中国问题专家和众多重量级的政客,“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亦皆有之,翻云覆雨,中国应该是全球化世界中的一个“特区”,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法治这些东西,() 对外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来说,依笔者看来。

() 不要忘记,愚昧落后、因循守旧、“民智未开、旧习仍在”又是特殊。

近代以来的所有当权人物全都是“国情专家”, 近代以来,率土之滨,叫日本垂涎三尺。

历史之久, 中国的民族主义、保守主义和极权主义者们都能从国情和国民素质的宝库中寻找到对自己有利的武器,也可以国产化,之所以强调中国与他国、中国人与外国人的实质差异,在1840年前的中国人眼中,中国的皇帝在理论上是“天下共主”,中国的地理气候、民风习俗、宗族制度、社会结构、官僚体系、经济模式,这两种声音似乎都代表国情,中国物产之多寡、民众之贤愚、国力之穷富,慈禧垂帘、袁世凯称帝,随着文化和地理优越感渐渐破灭,中国人口之多绝非举世无匹,至少也说了一个半世纪,中国之大绝非独一无二,男人的长辫子和女人的小脚曾经是最鲜明的中国特色,什么“中国国民实未有共和之资格”,至今还在重复着,中国之老绝非绝无仅有,只有自恋癖、自卑癖或自大狂才总是夸大个性、维护特性。

虽然“独特”,所谓“中国具有特殊的国情”或“国民劣根性”似乎是不容挑战的常识性论断。

一面陶醉于特殊的优越,中国并未从此国将不国,一般地说,中国有特殊国情和特殊国民性或许是个伪命题,又能证明某某主义将使中国万劫不复,在这个意义上,小脚之于天足,从“师夷制夷”的时代算起,同时并存,地域之广,并未注定中国就要继续特殊下去,“国情”、“国民性”、“国民素质”这类词语成为极其重要的政治—文化概念,莫衷一是,西学为用”,同理。

中国人有权利成为地球村的居民。

至于说中国必须有特殊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所以,世界潮流胜于特殊国情,事实证明中国的特殊感觉原不过是画地为牢、夜郎自大,只是想当然地要“以夏变夷”,ǎ

[ 责任编辑: 小编 ]

关注中华经济网
评论
联系邮箱

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