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转文职不多见!人武部部长转改文职的前前后后……

来源:中华经济网  作者:小编  2019-05-15 16:11
A+ A-

部长转文职不多见!人武部部长转改文职的前前后后……

▲转岗到吉林省军区办公室工作后的许庆财依旧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图为许庆财与战友一起学习相关文件精神。特约记者 屈雷宇摄

许庆财是谁?

吉林省军区办公室文职参谋,大高个,身材颀长。乍一看,和其他身着“孔雀蓝”的文职人员没啥两样。但翻开他的档案,你一定会惊讶:转改文职前已经当了4年的人武部部长。

去年2月,首批转改文职工作启动后,时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武部部长的许庆财主动向军分区党委递交了文职转改申请书。

“许部长转文职啦!”这条消息就像一滴水溅进油锅里,迅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军分区炸开了。

“部长转文职,这可不多见!”一时间,此事成了大家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

在此之前,许庆财的工作一直可圈可点,他所在人武部年年被评为先进,所送兵员实现“零退兵”,是大家眼中还能进步的人武部部长。有人说:“我很佩服许部长的勇气和魄力,这个头带得好。”

当时,考虑到许庆财的现实情况,组织上几次找他谈话,许庆财依然坚定自己的选择:转!后来,他被接收到吉林省军区办公室任正处级文职参谋。别人不愿端的“碗”,许庆财端了。似乎就在一夜之间,他成了牡丹江军分区的“名人儿”。鼓劲支持者有之,唏嘘扼腕者有之……

任凭别人怎么说,许庆财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依旧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有实现人生价值的平台,无论哪条路,都一定会有精彩的人生。”如今,已走上新岗位近一年的他,越来越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许文职,一周年快乐呀!”前不久,正在忙碌的许庆财接到了妻子的微信祝福。看到信息,许庆财略有激动,他深情地给妻子回复:“老伴儿,感谢你对我的理解支持,在从军报国的路上,我一定奋斗不息!”

从“橄榄绿”到“孔雀蓝”……

——许庆财转改文职的前前后后

部长转文职不多见!人武部部长转改文职的前前后后……

▲图为许庆财担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武部部长期间,深入牡丹江师范学院,面对面向适龄青年宣讲征兵政策,鼓励大学生参军报国。李军波摄

许庆财转改文职后,负责军民融合方面相关工作,正在恶补相关法规政策。

记者开门见山:“转改文职,别人都犹豫徘徊,你为啥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许庆财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一眼桌上女儿的照片,陷入了沉思。窗外春意盎然,一如7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2011年,许庆财所在的某师改旅,时任保卫科长的他,根据组织安排,被交流到黑龙江省绥化军分区任职。

“命令一宣布,当时我就蒙了,毕竟跟家人团聚还不到一年。”2004年女儿许铭涵出生后不久,许庆财就调到集团军工作,和家人一直聚少离多。到军分区报到前,许庆财送女儿去上学,女儿对他说:“爸爸,你能不能天天在家送我上学?”女儿的突然发问,让“没有准备”的许庆财竟一时无法作答。

往事如昨。“就是因为舍不得这身军装。”许庆财含着泪踏上了北去的列车,毅然转身奔赴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从军28年,许庆财面临的人生十字路口何止一个。这不,一道关乎后半生的选择题,又摆在了许庆财面前。上级给他所在的牡丹江军分区分配了18个现役转改文职人员指标。转改工作启动后,综合考虑自己各方面的因素,许庆财的心“活”了。

转改文职是一场大考,更是部分现役军官绕不开的一个话题。走在“向左还是向右”的岔路口,对于许庆财这样的现役军官来说,抉择并非那么容易。

转业安置工作?自主择业?退休?多少个夜晚,许庆财辗转反侧:选择转业,岁数大了,到地方去不占优势;自主择业,要选单位改制时就选了;选择到点退休,40多岁就回家养老了,不甘心……

“思来想去,感觉转文职是不错的选择。”已过不惑之年的许庆财说,28年的从军生涯,最难以割舍的是对部队的感情。如果能够如愿长久在部队干下去,即便脱了军装,也是一种幸福。

“说实话,这个选择我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采访中,许庆财一边向记者展示一本卷边的文职政策黄皮书,一边解释说:“这本书我反反复复翻了十几遍,差不多快背下来了。”

“转改待遇‘五个不变’,转改不转岗,换个身份继续在部队工作,多好!”说这话时,许庆财的眼里放着光。

然而,转改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文件说“原则上在本单位内部转改”,而一个现实问题是,他职务相对比较高,只能转到省军区。

“团职干部能不能转?能转到哪?跨省行不行?”其实,从第一次宣讲到递交申请书,许庆财内心有欣喜也有纠结。

人武部“搭档”赵政委看出他的忧虑后,给他打气鼓劲儿:“你有军、师、团三级单位工作经验,又在内地和边防两个不同类型分区工作过,还是人武部主官转改,这样的人才他们肯定需要!”

“我们全力支持!”军分区领导了解到他的转改意愿后非常重视,司令员吴明辉多次与上级和各方沟通协调。很快,吉林省军区回复,同意接收。

得到这个消息,许庆财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许庆财承认,自己也不确定在选择的道路前方,到底有什么。但他知道“关键看自己想要啥”,尝试着听从内心的声音。于是,他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转文职!

前不久,原单位的战友打电话,一声“许部长”叫得我既亲切又陌生,“转改前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面临‘退长还员’时,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许庆财坦言:虽说部长的职务“不大不小”,可毕竟带个“长”,在单位是“一把手”。

“转了文职后,就是一个普通职员!”说到这儿,许庆财顿了顿,“辛辛苦苦干了28年,一下又得从头再来,要说心里没有落差那是假的。”

其实,许庆财“退长还员”也不是第一次了。

2011年,交流到绥化军分区后,分区党委本打算安排许庆财到望奎县人武部任副部长,但当时军分区机关正缺人手,一看许庆财履历当过组织股长、又当过保卫科长,便征求他意见,留在机关工作。

“当时也不适应,机关的参谋干事大多是副营以下,副团职都是科长,自己原来也是师级单位科长,如今给同级的科长当干事,心里很不舒服。”可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不管是科长还是年轻的参谋干事,对他这个外来干部都很尊重,慢慢地释然了。

2014年刚任人武部部长时,民兵整组检查临近,民兵分队素质参差不齐,征兵工作连续两年排名靠后。一大摊子事儿让政工岗位转到军事主官的他一头雾水。

[ 责任编辑: 小编 ]

相关新闻

关注中华经济网
评论
联系邮箱

sheng6665588@gmail.com